搜索:
【风雨情缘】(第四部)(21)

  第二十一章:玉露狐心
  秦冰来势汹汹,余者都咋舌不已。慧芸这是造了多大的孽,让从来在房事上
都极为被动的秦冰一反常态,主动带起双龙假阳来。林风雨沙沙搓着下巴的短短
鬍渣子:冰姐姐今日有点猛啊,先是性感肉丝助阵,这会儿居然要「操」慧芸。
嘿嘿,如此好的转变,怎能不遂其意?
  被林风雨掰住膝弯,两条修长结实的玉腿被大大分开,曹慧芸一脸惊慌失措。
她虽口舌之技登峰造极,一家人无人能抵,真是舔谁谁泄势不可挡。可同样的,
易感的娇躯里花心松嫩难耐久战,便林风雨一人也能让她轻易泄身,妨论还有个
来势汹汹不死不休的秦冰。狐媚子病急乱投医,与林风雨胸腹相贴,一对玉臂癡
缠上去,扭着身子撒娇媚声求助:「主人,冰姐姐那么凶,芸奴怕……」怎么看
都不像是求饶,反倒像是「快来,弄我,我要」多些……
  秦冰冷笑一声:「怕?我看你是忍不住了吧。小风,给她几下狠的。」看起
来像是动了真怒。
  林风雨心中乐不可支,一来秦冰主动要求难得一见,如此相戏分外淫靡不由
不食指大动心猿意马。二来曹慧芸的媚意万端,一边淒淒惨惨我见犹怜地讨饶,
像足了正被大妇仗势欺凌的可怜小妾,另一边却是胯骨一提,将腿心里的妙处贴
着肉棒磨蹭。看着心机极重,不过闺房乐事,自然花样多多益善。难为她演得毫
不做作浑然天成。
  肉龙上挑分开娇嫩的花唇抵着紧密的一线天,光是杵尖的热度便让狐媚子打
了个哆嗦。林风雨并未急急深入,而是等着秦冰进袭菊蕾嫩玉。夫妻二人配合默
契齐齐推进,满贯二穴。
  曹慧芸只觉得身体被一热一凉两只肉棒给破开了一般,上排整齐洁白的贝齿
紧咬下唇,双目死命紧闭,两处妙穴剧烈抽紧,似是抵抗异物入侵,不想适得其
反!
  林风雨的肉棒进入她的光滑花穴,死命地闭合反倒激得他不住前行,弄得曹
慧芸像被一桿烧红的长枪贯穿了身体,敏感的花肉被那粗长炙热烫得花蜜如潮。
秦冰正用假阳探採菊花,更加紧致有力的后庭妙处被抽紧之后竟难以寸进,像被
死死绞住了一样。如此一来,秦冰的推进反倒让抵着自身蜜壶的那一端又向深处
挤进不少,连挑花心。
  被搔着痒处,秦冰不由娇躯微软。攻敌不成反倒自损,林家大妇怒不可遏,
蜜壶发力夹紧假阳使尽全力一突。
  当真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曹慧芸菊穴被狠贯到底塞了个满满当当,两根肉
棒在体内深处隔着一层薄薄的皮膜会师。狐媚子的娇躯筛糠似的颤抖起来,嘴里
咿咿呜呜语不成声,一派楚楚可怜的模样。秦冰发力过猛,侵入菊穴的肉棒一段
已达底部时余势未尽,自然让紧贴己身蜜壶的那一端与花心来了次结结实实的抵
死缠绵。
  「主人……芸奴惹了……大姐生气……心甘情愿领罚……主人好好的,用力
的,狠狠地惩罚人家……」话音未落,狐媚子已是主动送上甜嘴嫩舌,细长柔软
的小舌头一会儿扫刮,一会儿纠缠,吻得如癡如醉。
  长腿丽人主动领罚自是不能轻饶,林风雨一边享受着香吻,一边将肉棒一突
一抽,进进出出与秦冰配合得极为默契。花肉如被搅烂了一般不住翻卷,怀中狐
媚子的呼吸也越来越是急促火热。不过百来抽便花心大开,泄了个稀里哗啦。
  秦冰报复得手,自身也难以忍受花露横飞。忽觉一对儿绵软到极致,丰硕到
极致的大乳贴上后背,柳若鱼的笑声在耳边响起:「冰姐姐也变坏了,故作姿态
是想先把慧芸放翻了一会儿让妹妹少个帮手对吧?嘻嘻,偏不遂姐姐的意。」
  秦冰心思被看透大窘:「鱼姐姐别听楠楠的乱来,你才是姐姐……唉……别
……」花径里还被一根冰凉的假阳塞得满满的,另一只同样冰凉的假阳又抵上了
后庭。
  这支假阳已被柳若鱼在花露满满的花径润过,又腻又滑。此时将细小的菊眼
轻轻分开,甬道虽是紧窄非常丝发难容,藉着花汁仍难阻缓缓挺进。
  待假阳龟菇没入后庭妙处,柳若鱼缓了口气媚声唤道:「慧芸还成不成呀?
要不成人家可就自己来了。」
  「别管成不成,反正人家还要嘛。主人,你就弄死芸奴算了。」狐媚子难以
支持,可现下正值紧要关头,不得已咬牙硬撑。
  一男三女连成一串,互戏得香艳淫靡难以言表。不多时宁楠也加入进来,自
然是要帮着被欺负的母亲,挨到柳若鱼身后给艳妇也来了个双洞齐开……
  这一场艳戏直到四女一同讨饶方才停歇。柳若鱼将鬓角汗湿的长发别在而后
喘息道:「咱们别再窝里斗啦,小心被坏夫君佔了天大便宜,明日真下不来床。」
  一声夫君叫得林风雨喜不自胜,将艳妇搂在怀里又欲逞凶。
  柳若鱼阻住他狼吻,将爱郎推倒平躺在床。缩身在他腿边捧起奇峰突起的肉
棒道:「还在窝里斗,夫君这根东西变得更厉害了,姐姐们得同心协力才成。」
从前她是南宫家大夫人,如今称呼姐姐倒没一丝尴尬不满。
  诸女相戏时所用假阳均是按林风雨的真货仿制造就,如今两相对比果见不同。
只见肉棒粗长并未不同,只是真货变得的顶端更为上翘,犹如一柄出鞘弯刀,盘
根错节於其上的血管更为粗大,可见气血之旺盛。那龙筋般的血管坚硬如石条,
抽插之时刨刮花肉,女儿家更加难当。
  柳若鱼捧起硕乳将肉棒贴在火热绵软的乳肉上妩媚一笑:「楠楠来帮忙。」
  二女胸乳相对,已是尺寸惊人的肉棒瞬间被淹没,二女同时起伏身子以幽深
沟壑揉搓。以林风雨的视线望去,肉棒彷彿置於乳肉的海洋里起起伏伏,只有菇
伞不时露出海面,大口呼吸着求生。可惜二女也没打算放过它,宁楠率先低头含
吮,柳若鱼接上舔洗,彻底将肉棒淹没在欲望海洋里。
  棒身被一片光滑柔腻包围,更为敏感的顶端被火热绵软的香唇,冰凉灵动的
舌头同时抚慰,艳香四溢。林风雨低声闷吼,空着的上半身肌肉抽得鼓鼓膨胀,
难耐无比。幸而秦冰及时将娇躯送上,环抱爱郎头颅任由他大肆揉搓香臀,大口
啃吃嫩乳。
  狐媚子则溜到床位,香舌卷动将林风雨十根脚趾一一含吮舔洗,那酥颤颤,
麻痒痒的感觉亦是销魂。
  柳若鱼与宁楠的起伏动作越发迅速,肉棒虽不如陷於肉花与菊庭的紧致与层
层刮蹭,那柔软与丝般光滑却是另一种快乐的巅峰。林风雨抽紧了全身,将秦冰
一颗嫩乳大半含入嘴里深深吸吮,一鼓一鼓脉动的肉棒汹涌喷射,男儿精华却被
两条舌尖抵住马眼,顺着香舌滑落被尽情吞吃,……
  一夜风流,至黎明时分秦冰,柳若鱼,曹慧芸均已支持不住,玉体纠缠横陈
着缩在床脚甜甜睡去。只余宁楠还与林风雨酣战不休,小魔女丰厚的香唇像一只
肉嘟嘟的肉圈圈住肉棒,螓首急速前后摆动吞吐肉棒,将射得一嘴的阳精吃得乾
乾净净,满意地咋了咋嘴。
  「够了么?」艳战整夜,林风雨也觉得身心俱爽,一身压力似已烟消云散。
  「够了够了,薇薇姐那儿也管够。嘻嘻,林大哥,今天人家吃得好饱,辛苦
你啦。」带着激情余后的慵懒与彻底释放后的满足,宁楠黏在林风雨胸前如胶似
漆:「待我提炼阴阳二气,薇薇姐该能让天图大成。」一夜荒唐的阳精淫水,大
多都叫这贪恋口欲的太阴之女吃在肚中。
  「大家都辛苦。」林风雨揶揄笑着,宁楠诱人的香唇上仍挂着白浊的液体,
与艳红的唇瓣一衬,分外淫靡又惹人怜爱。
  宁楠蜷着身子用力往林风雨怀里腻了腻,总算用极大的毅力才离开宽广温暖
的怀抱道:「快起来去找语嫣姐,别让人家等你。女人家都要面子的。」从前宁
楠对扶语嫣嫌恶到了骨子里,恨不能撕成碎片方消心头之恨。如今真相大白竟收
起小性子,实在难能。
  不敢打扰春睡的三女,轻手轻脚洗尽身体穿戴好衣物,与宁楠挥手道别,林
风雨一路小跑来到妖族大营口。
  天光仅落一线金辉,妖族大营里的篝火仍熊熊燃烧。林风雨不敢造次,也不
让守卫的妖族通传,老老实实等在门口。
  倒是一名兔妖守卫迎上来施礼道:「娘娘已知林真人到来,传下法旨请真人
稍待。娘娘片刻即至。」
  林风雨含笑点头表示无妨,心中不由感慨万千。
  昔年被阴煞老魔重创之后方得知扶语嫣心意,之后仅匆匆温馨一夜便遭大变,
从此反目成仇。天南城的扶家庄园里,那一桌她素手操持的菜餚;倾盆暴雨里带
着她穿透雨幕遨游夜空;还有那一首悦耳动听情浓如斯的《卷珠帘》。林风雨无
数次回忆起那镌刻在神魂里的一夜,无数次地回忆起之后的恩怨纠葛,相见两难。
他也无数次地幻想过,若语嫣回到他的怀抱,他们再一次相约出行会是怎生模样。
  林风雨想像过无数种可能,偏偏没有眼前这一种。
  一只通体雪白无一丝杂色的六尾天狐拉着车子行来,毛发油亮光滑如绸缎,
六条整齐排列的狐尾自然下垂随着身姿摆动,摇曳如花。虽是兽身,轻盈灵动的
行步姿势依然仪态优雅落落大方。车架在目瞪口呆的林风雨停下,一名跟随的青
衣小婢拉开车帘虚抬手臂道:「林真人请上车。」
  林风雨一边摇头一边上车,这名深爱的妖狐总有些天马行空的奇异想法给他
惊喜。
  天狐四足踏起风云,拉着车架向林深处行去。
  出云山风景秀丽,峭壁悬崖巍巍壮丽,奇花异草於路不绝。松也肃穆,石也
黯淡,影也婆娑。环绕山间的薄雾彷彿仙女的纱裙,正随着起舞的身姿裙摆飞扬,
美不胜收。
  二人寄情山水沿路无话,不时能见鸟儿在枝头成双成对,草丛里的兔儿拱动
着身子正繁育下一代。
  从薄薄的车帘望去,天狐奔行的身姿流畅自然,充满了女性的柔软,又有修
行人特有的力量美感。林风雨虽经一夜奋战,面对心爱的女子仍不能自持。只是
扶语嫣昨日一句「想得美」让他不敢造次,终於心痒难搔故作不经意道:「语嫣
啊,你看多么好的春光,不正是我们结合的大好日子吗?」
  「好呀!好呀!」车帘外传来悦耳动听的声音,新任的妖主娘娘似乎也正玩
得开心,情动不已。
  林风雨先惊后喜,掀开车帘立於车辕,呆立半晌期期艾艾道:「你能不能变
回人形?」
  「不能呀!不能呀!」妖主娘娘四蹄纷飞撒欢似的奔跑……
  被吃得死死的,林风雨一屁股坐回车架里,心中打翻了五味瓶生闷气。细细
想来又觉太是有趣,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
  天狐停好车架,解下车辕变回人身道:「先说好,不许乱来!否则我马上变
成狐狸,你要还能吃得下,嘻嘻,人家也没意见。」
  二人携手前行,踩着软软的草甸,鼻间都是花草树木沁人心脾的芬芳,心神
皆醉。
  「总算明白当年大榕树王为何给了我和楠楠好处了,原来他早就准备把这一
切交到语嫣手上。」林风雨感慨万千道。
  「他有那么神奇吗?」扶语嫣一皱秀气挺直的猪胆鼻,一脸不信。
  林风雨放出巫祖分身道:「这个东西还有妖王印,交给我二人都是明珠暗投。
只有你才能让他们重见天日。」妖巫的力量与凶威,自然要在血统纯正而高贵的
妖主娘娘身上才能发挥最大威力。
  「这么大方?嘻嘻,我还记得有人连个扶风葫芦都舍不得呢!」扶风葫芦曾
让扶语嫣对林风雨担心不已,又险些让林风雨陷於心魔万劫不复。忆起旧事,大
有苦尽甘来之感。两人同时偏头相视而笑,目中俱是浓情蜜意。
  嬉闹一阵,林风雨正色道:「语嫣,你怎地修为增长如此之快?」扶语嫣身
负重伤,养伤其间突然修为大进令人百思不得其解,宁楠询问过多次也只换来神
秘的微笑。林风雨担心留下什么后遗症,不得不有此一问。
  扶语嫣忽然狡黠一笑道:「合上眼睛,闭上神念,没我同意不许睁眼,不许
放开神念。」
  林风雨无有不从,依言合眼闭识。
  「你要送我巫族精魂,我也要送你一样礼物。」玉人携起他一只手。
  林风雨不敢睁眼,只觉手掌按在一处光洁细嫩的肌肤上。触感平坦而有力,
鲜明的肌肉成束。是扶语嫣的小腹?林风雨诧异不已。
  手掌被扶语嫣牵着向下,触在一堆绒毛上。不同於人类的粗硬卷曲,这堆绒
毛轻柔细滑,摸上去如丝织就,细緻顺畅。
  两人双手交叠,两指分开绒毛丛下的软腻花肉,中指抵住桃源洞口缓缓伸入。
  扶语嫣语声软软地发颤,如仙音曼妙:「轻些……矣……慢点……」
  粗糙的手指刮过花肉前行,只觉甬道又细又小,且即是艰涩难行。内里的花
肉如玫瑰蕊瓣,层层叠叠。直到前两个指节中段没入花径时,竟触及一层弹性十
足的软膜。
  林风雨双目紧闭的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连手指被扶语嫣抽出都不曾发
觉。直到玉人穿好衣物投入他怀中才惊觉:「语嫣,这,这,怎么可能?」手指
上仍留着玉人神秘的花露,香馥浓烈持久不散。林风雨不自觉扣过拇指触摸,那
美妙的触感令人回味无穷。
  扶语嫣修长柔软的娇躯骨肉匀称,顶在胸膛上的美乳坚挺绵密,浑圆如桃。
「我也觉得不可思议。一直到我搞清楚身上的变化,才真的相信心中所爱真是天
命之子。」玉人火热的呼吸喷着浓郁的甜香,「当年你以双修之法助我恢复神魂,
又有天女白玉轮与天女奼月诀重铸肉身。不知道怎地,当时我在水晶玉棺中就和
重回母体无甚区别,一直以先天真阴修行。不但修为一路势不可挡,从玉棺里出
来时像新生儿一样……傻瓜,快把眼睛睁开呀。」
  温养神魂,重铸肉身,水晶玉棺犹如母体先天,天女白玉轮提供养分,重新
孕育着新生的扶语嫣。
  林风雨见多了稀奇古怪的东西,仍无法想透其中的关窍。心中纷乱複杂,竟
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
  扶语嫣抬起螓首,清澈如湖水的凝眸与林风雨对视道:「我好想你,恨不得
现下就把早该属於你的身子给你。我知道你也想!可是我们还得忍着呀,神魂是
以阴阳门双修之法养成的,最是契合你的阴阳门道法,还有先天真阴。天底下再
没有比这副身子更适合你啦,连易落落那小丫头都比不上。咱们再等等好不好?」
送上香吻之前言道:「我把它留给你,留到你一身法力凝聚最关键的时刻,助君
——金鳞化龙!」
上一篇:【小琦的赎罪】(完)
下一篇:【发生在你身边的故事——我与丽人的故事】(01-04)

©2014 - 2015 SSC精品

www.777fo.pw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