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我们和大领导的3p】(02-03)

(二)
第二天上班,一早就被领导叫到他的办公室,关上门就问昨晚刘局干得情况,
弄了几次,满意否,我支吾说还行,反问他:「刘局没电他说什么?」
领导哈哈一笑:「这事哪能电话里讲。」
中午时,又招呼我说下班一起去我家,让飘飘知道一下,我电了飘飘,她说
了一句:「就知道他得来。」
下班我开车拉着领导一起回的我们家,进门看到飘飘在家包饺子,老婆看到
我和领导进门就过来递拖鞋,弯腰的时候领导手不老实的伸进了老婆怀里,因为
外面比较凉,冰了飘飘一下,吓得老婆直用拳头锤他。
    
「赶紧洗手帮我包饺子。」老婆对我说。
    
「对对,不能累到我的飘飘,昨晚劳苦功高劳苦功。」领导越来越嬉皮笑脸
的了。
    
「你还好意思说这些,别没正行,我老公还在呢!」
    
「那怎么了,又不是没见过,一会儿吃完饭让他赶紧铺床,还等着和你亲热
呢。」领导小声对我老婆说。 
飘飘却接着说:「人家让刘局肏也是你要的,干就干了,我可没那么贱,你
欺负我们,咱们就打住。」
    
看到飘飘有点掉脸儿,领导也顺坡陪个不是。
飘飘看到我老闆也低头了,就没说啥,又怕把关系弄僵了,对双方都不好,
就趁我去阳台的功夫跟王总服个软,在耳边轻声笑着说:「吃饱了,一会儿好好
肏肏下属老婆的大屁股,今天破例让你肏屁眼。」
这是事后飘飘告诉我的。
    
听到飘飘这么说,王总又拿起了官架子,用手捏着老婆的屁股瓣:「这才对
嘛,刚才还以为真要急了呢,来!我帮你擀皮,昨晚到现在想着你就刘局干,鸡
巴就涨得利害,一会儿让我好好玩玩。」  
    
吃饭时候,老闆一只大手很自然的摸上了飘飘大腿,老婆看了我一眼,然后
装作什么也没发生的继续吃饭。
   
「小王,一会儿你受累,给刷刷碗吧,我最近后背总紧的慌,让飘飘帮我按
按后背。」
领导吃一口老婆夹过来的饺子,大手已经顺着大腿摸到老婆的内裤边缘,正
在顺着内裤边缘往里摸,一只指头还轻点老婆的大腿示意她哈开腿。
虽然飘飘已经陪我领导肏了多年逼了,但是因为确实有些日子没来了,当着
我的面被这样,脸还是红了,但是两条腿下意识的分开了,领导食指已经抠进老
婆的逼里,慢慢地抠摸着。
    
一顿饭吃下来,老闆的一只手几乎没离开过飘飘的逼,老婆慢慢适应,直到
后来被老闆扣得看他的眼神都不对了。
    
吃完饭,领导拉着飘飘进了屋,她看了我一眼,意思是你先收拾着饭桌,顺
着被老闆拉着进了卧室,进门后听到老婆小声说:「拉上窗帘,关上门。」
    
洗完碗后,把水放上煤气灶热,开了包中华。老闆喜欢肏完我老婆之后喝茶
抽根烟。准备好后走到卧室门口,推开门往里面看了看。
    
老闆抱着我老婆进屋后,把我老婆放在床上,示意她脱衣服,自己把衣服脱
光,老婆脱得一丝不挂,仰躺在床上,两条大白腿大幅度的分开着,脸上带着羞
怯的红润看着我老闆。
飘飘的特点就是皮肤白皙,而且跟熟女玩就是爽快,我老婆这边已经打开了
逼门迎鸡巴了,王总没在犹豫,半趴在我老婆的身上,大鸡吧直接肏进去,再说
老婆吃饭时,已经被他摸得淫水直流,见他挺着粗硬的紫色大鸡吧上来,还有些
激动,分开的两条大白腿有些颤抖,大逼里的水流的更多。
    
老闆大鸡吧肏进去,没有停顿直接抽插起来,随着我老闆有力的冲击,老婆
也高声的浪叫。 
   
「怎么样,刘局干得舒服还是我干得舒服。」
老闆一波波的肏着老婆的大逼,一只手揉搓着老婆的奶子问。
   
「舒服,你你……干得真舒服。」
飘飘已经像八爪鱼一样缠在领导身上,双臂搂住了他的脖子,两条大白腿盘
在他的腰上,大白屁股不停耸动,迎接着冲击,眼睛上翻,要高潮了。 
   
「哪舒服啊?」领导继续挑逗着我老婆,腰部的力量不断地加强。 
   
「骚逼舒服……」
老婆已经不能控制自己,除了呻吟,我老闆问什么就小声回应什么,「骚逼
怎么舒服的?」
老闆继续冲击着老婆,揉搓奶子的手也增加了力度。 
  
「让你大鸡吧肏的……」
说完这句话飘飘突然浑身一紧,腰往上挺。「噗!」的一声,她逼里的淫水
顺着缝隙流了出来。
淫水流满两人的腿上,然后流到床上,老婆的大屁股再回到床上,把我领导
抱的更紧了。
     
老闆也呼了口气,抬头看到我和老婆的结婚照,看着胯下被自己肏的高潮的
下属的老婆,而且是在他们的婚床上,她老公还在外面收拾东西,虽然这么多年
了,还是掩盖不住内心的兴奋,鸡巴又硬了些。 
  
四十多分钟后,领导将精液射进了老婆的大逼里。玩熟女就是爽快,一旦入
港,各方面配合的相当好,领导玩的相当痛快。
俩人在洗澡的时候,互相抚摸,回到床上自然继续进行了。
    
一只手开始沾着骚水抠摸飘飘的屁眼,老闆让她撅着,满是水的大鸡吧顶住
她的屁眼慢慢往里肏着,一只手还抠摸着前面的大逼,「要肏你屁眼了啊!」
「肏吧,我的屁眼就是让您肏的,我老公肏不舒服我,您能替我老公,我们
还得感谢您。」
通过这些年飘飘和王总床上的磨合,已经知道老闆喜欢听什么,极力配合领
导的意图。
    
老闆笑着:「越来越懂事儿了,把我伺候好了,亏不了你们的。」
没多久,领导在飘飘的直肠强烈的收缩蠕动下射了精。
***    ***    ***    ***    
二年前,老闆就对飘飘这个渐近中年的人妻爱不释手。
起先羞答答,一上手,才发现正是深闺怨妇初逢甘雨,几次高潮下来,直抽
筋、翻白眼,淫水是多的往下流。事后穿上衣服,又是一副娇娇可人的淑妻模样,
正是他喜欢的类型。
当然,我们和别人那么多的乱事他不会知道。以为我们就他一个炮友呢……
    
***    ***    ***    ***
事后俩人都穿好衣服,领导在喝茶抽烟,飘飘去望京姥姥家接孩子,屋里剩
我和领导两个人。
领导从包里档袋掏出3万块钱。说:「本来打算节后,通过单位正常财务管
道你给发个年终奖励的,但是会计那边不好做,说上面查的严,不好做钱,趁着
12月份用现金的方式给你做了劳务费,你拿着吧。」
我收了钱,打电话帮他叫车回家……
               (三)
刚过两个天,领导王总又电我,说刘局约飘飘周末去密云他的私人小院去玩,
他开车来接,我想这么快就三人行了,有些突然,飘飘倒还平静,收拾收拾就去
了,周日晚上妻子从密云回来。
当天晚上也坦诚向我说了实情,但言语中妻子的一句逢场作戏,似乎话中有
话,由於事先我知道皆是王总的安排,就故意问道:「那你与刘局睡觉,王总也
在场吗?」
妻子道:「他可没有你那臭毛病,他在另外的卧室闭门不出。」
我道:「那也是无可奈何的事。」。」
妻子道:「就是呀,我还是担心他会嫌弃我。」
我道:「你是为了他,他怎么会嫌弃你呢!」
妻子歎息道:「我总觉得他有点儿为刘局操了我的身子耿耿於怀的。」 
我道:「是呀,他绝对不像我。」
我道:「是不是事后他对你说了什么?」
妻子道:「他让我回来好好洗乾净身子。」
我道:「再洗乾净也成了事实。」
妻子道:「是呀,污点永远抹不掉了!」
      
不出乎飘飘意外,从密云回来后,王某真的连着连着两个星期不碰妻子,妻
子也是觉着可笑,只到过后第三个星期六下午王又来了家里,我只好带着孩子去
瞭望京,当晚妻子兴奋的告诉我,王某一下午弄了她两次,并且效果很不错,我
问妻子道:「那他没问你和刘局在密云干你的情况。」
妻子道:「能不问吗,我只说了点皮毛。」
我道:「他真的吃醋了!」
妻子道:「醋罎子都打翻了,我跟他解释了半天,好像都是我的错,真不讲
理。」
我笑道:「你应该高兴才对,说明他真的在乎你。」
妻子道:「这我不在乎。」
我道:「没想到王局对个姘头也这么重情。」
妻子道:「放屁,在他心目中,可能认为我就是他的老婆。」
我逗妻子道:「到底不一样哈,你这么护着他。」
妻子道:「你猜他问我啥呢!」
我道:「是你跟刘的事吧!」
妻子道:「你说对了,他问我刘局两夜共弄了我几次。」
我道:「我也正想问你呢,你告诉他了吗!」
妻子道:「我告诉他一共弄了两次,其实我故意隐瞒了三次。」
我道:「你隐瞒了个大数,他能信吗?」
妻子道:「怎么不信,他认为刘局有两次就表现的不错了!」
我道:「刘局为你也算拼了老命了!」妻子道:「才不至於呢,那老色鬼精
力旺盛着呢!」
我笑道:「老当益壮呀!」
妻子道:「别看那老色鬼,鬼精得很,最初好像不太相信王总,怀疑我的身
份呢,听他说话那意思,是怕老王是不是从哪随意弄了个婊子糊弄他,所以第一
次非要来咱家干。」
我道:「他怀疑你是婊子。」
妻子道:「可不是吗,我心想,我的长相穿戴也不像妓女呀!」
我道:「你走时穿戴打扮确实有点问题。」
妻子道:「王总个劲儿的介绍,说我是他下属妻子,是正经的有夫之妇。」
我道:「王总说话也是自相矛盾,正经的有夫之妇,他就怎么能随便操呢!」
妻子道:「还是在家干了以后才消除了疑惑。」
我道:「说明那刘局平时不喜欢嫖娼,就玩良家妇女,档次不低呀!」
妻子道:「我也讨厌爱嫖的男人。」
         
大概又过了个把月后的一个晚饭后,刘局竟直接电飘飘,要飘瓢去他一个朋
友家,他朋友一家出国,一个月后才回来,妻子道:「真够讨厌的,真把自己当
白马王子了!」
我问道:「又怎么了!」
妻子道:「那老色鬼真是贼心不死,你说我去吗?」
我道:「这个你别问我,你还是徵求一下王总的意见。」
妻子道:「他老婆在家,我不能给他打电话呀!」
我道:「你是不能打,我可以打给他,叫他过来说点事也没什么大惊小怪的。」
妻子道:「那你打吧!」
於是我拨通了王某的手机,说让他过来有点急事,王某就过来了,妻子就说
了刘局长让她明天过去的事,王某凝重的表情沉默了好一会儿道:「老色鬼真是
尝到甜头了,得寸进尺。」 
妻子问他道:「我去,还是不去?」
王某道:「这老东西也太目中无人了,就是去也得先跟我打声招呼吧!」
妻子道:「到底去不去呀?」
王某道:「还是去吧,没办法也只能这样了!」
妻子道:「你可想好了!」
王某道:「想不想还是得去的!」
妻子道:「我听你的。」
我心想,王某已交代明白也该走人了,没想到却把妻子抱进怀里淫色道:
「你明天去见那老色鬼,舍不得老婆也套不住流氓。」
妻子道:「你知道就好。」
王某捧住妻子的脸,认真的亲了一口深情道:「现在我就想肏你。」
妻子道:「你出来,你老婆那没事吧!」
王某揉搓着妻子道:「我老婆从来就没怀疑过,再说刚才是你男人打的电话,
我老婆不可能怀疑的,操你就算为你送行了!」
我打了电话给孩子婊姥说不接孩子了,老人倒也高兴,进了卧室,床上妻子
的手已攥握住王某勃勃生机的阴茎,王某的手也在妻子支开的大腿中间,我裤裆
里的阴茎也不合时宜的勃起着,妻子贴着王某下滑着蹲下,张口迎进了王某的阴
茎,王某双目紧闭,双手捧住妻子嫣红的双颊,屁股频率耸动着,他那灵巧的阴
茎在妻子嘴里忽隐忽现。
我在一旁古董似的观摩着现代新潮爱情,王某屁股后撤,阴茎脱开妻子热唇
的包容,阴茎脱颖而出更是威风凛凛勃昂着,他俯视着妻子道:「骚货,上床叉
开,我要操你。」
王某就此呼喊真的如同上帝旨意,妻子迷情泛泛情波忽闪着款款上了床,仰
面而卧两腿大开,腿间幽门顿开已是热泪盈眶。
王某一个饿狼扑食趴上妻子,阴茎未经探索直入妻子屄门,屁股豪情逸致剧
烈奔突,妻子双腿盘拢王某白臀浪不成声了,王某屁股落下压紧,双手捧定妻子
迷醉之颜喘不成声道:「肏你妈的屄,明天又去浪去呀,让老色鬼糟蹋个够。」
妻子迷醉之音迎合道:「没错!」
王某的屁股抬起又重重的落下愤愤道:「你就是婊子养的,骚货,让老色鬼
肏死你算了。」
妻子被致命一击,魂都散了呜咽的道:「使劲弄死我吧!」
王某又连续攻击了几下扭曲的道:「肏你妈的,是不是想老色鬼了,你个不
要屄脸的骚货,干死你妈的。」
妻子嘤嘤道:「我被老色鬼糟蹋过,我不要屄脸。」
王某腾出一只手攥住妻子的右边的奶子扭拧着道:「怪不得老色鬼说你是卖
屄货,肏你妈的卖大屄。」
妻子迷蒙道:「老色鬼说的对,我就是卖大屄。」
王某骂的意犹未尽,重重起劲儿肏着着妻子道:「你就是千人睡,万人肏的
臭婊子,谁见谁肏的大破鞋破烂货。」
我发觉王某今天是带着浓重的醋意,和扭曲的情绪肏着妻子,通过蹂躏妻子
嫉妒发泄对刘局背后约飘飘的不满,愤愤不平好像一切都是妻子的错,分明是以
糟践妻子抚慰自己内心的痛。
妻子却毫无怨言投入着他,他屁股大起大落全力以赴,每次阴茎脱出屄门而
且再准确无误的捅入,由此引发的撞击之声响亮而清脆,肏的妻子要死不活的面
目全非,王某丑态毕露威力不减,看样子要拼个你死我活,虽说妻子已是奄奄一
息还在激励着王某道:「使劲……弄死我……」
王某也是极度癫狂不遗余力,阴茎已是喷射状态还垂死挣扎抽插着,精液喷
涌淋漓狼藉,别看王某的阴茎不大却是短小精悍,可谓是催花强将火烈精屯,最
后还是精喷力疲瘫软在妻子身上,缺氧般的大口喘息……
妻子双眼迷离仰起脸亲了王某一口又道:「亲,你差点要了我的命。」
王某:「是你骚货想要我的命。」
飘飘道:「你自找的。」
王某这才懒散的从妻子身上起来,手捏住妻子的一只乳头,扯起又松开自由
落下,妻子也乱发披散坐起来,调皮的扒拉了一下王某软缩的鸡巴:「时间不早
了,你真该回家了!」
王某慢腾腾穿着衣服,妻子也殷勤的帮着他穿好衣服,由我送他下楼出了社
区。
       
我返回来妻子光着屁股铺着被褥,我俩抱在一起,我轻声道:「王总还行,
看出来,他心里也不好受。」
妻子感慨的道:「是呀,可他实在也没别的办法呀!」
我道:「你是不是也讨厌刘局。」
妻子道:「刚来咱家真的不怎么喜欢他,跟他睡过两夜后,就觉得没那么讨
厌了!」
我道:「一夜夫妻百日恩,这是说旧了的。」
妻子道:「有过了,那是忘不了的。」
我道:「这么说,你不讨厌去见他。」
妻子道:「我不敢跟王总说,其实刘局挺喜欢的,睡过之后,我真的不怎么
反感他了,回来后有时候不由得想起他。」
我笑道:「是不是睡出感情了!」
妻子道:「没的事儿,睡吧!」
(三 续)
第二天一切照旧,四五点钟时,王总就让我先下班了,还没起身就接了飘飘
的电话,说刘局下午接待一个外省高官,可能得晚上去了。
也没准儿干不成了,自己白请了半天假,回家路上她又电,出事了。
孩子在姥姥家玩的时候从桌上摔下来,胳膊伤了,没破,但总哭,姥姥担心
骨折,吓得要命,我嘱咐她别慌,让她抱了孩子下楼,我直接拉上去医院。
到瞭望京西区大门口,见姥姥抱孩子,飘飘正打手机,我接过孩子,妻子接
听完电话对我道:「刘局电了,跟他说了孩子的事儿,人家真不错,说让咱们直
接去中日,他电了他的朋友安排好了,拍片子的人也没下班,让咱们赶紧去。」
我让她抱孩子上车,一路去了中日医院。  
有人好办事,拍片检查很顺利,还好没骨折,诊断结果没什么大事,等结果
时,刘局还电了二次问情况,飘飘一阵千恩万谢,我也说了二句,他说一会儿陪
人在丽都吃饭,有事尽管说,还把他秘书电话给我们了。
回到家已经七点了,在姥姥家,刘局又电了,说饭局要结束了,还问了孩子
情况,飘飘把我拉到一边小声说:「要不你去宾馆把他接回家来吧,今天亏了人
家……」
我明白她的意思,让她电刘局我去接他,嘱咐她安排好孩子再回家收拾一下。
堵车,到了丽都,接上刘局一路回来,刘局在车上很兴奋,说东道西,夸我
有福气娶到飘飘这个好老婆……
到了后开门我让他先进家,我下搂买了盒中华,我进门时,见刘局已脱去外
套落坐沙发上,妻子为他沏好了茶也就挨着他坐下来。
我进来客套的跟他打了招呼坐在对面的小沙发上,看上去刘局不怎么觉得尴
尬,他镇定自若的对我道:「我原来不想来家打扰你,可又放不下你们家这位,
我这么晚才来,还麻烦你去接我一趟。」
我道:「没事的,不麻烦。」
他道:「我和你妻子认识,也是通过小王介绍的,但我也不想他参乎太多,
尤其这种事还是避讳着点好。」
妻子在一旁一直默默不语,只是秋波闪闪看着他,我道:「现在的男女关系
说简单也简单,说複杂也複杂的。」
他道:「你的情况小王跟我说了不少,最终是你妻子说了我才信的,知道可
以这么玩儿。」
我道:「我也听妻子说了你对她的好,既然已经说开了,有时间就常来。」
刘局听了笑道:「那我就不客气了!」然后他转向妻子道:「小宝贝儿,你
老公真是了不得,真是太好了!」
飘飘抛着媚眼道:「看把你美得。」
我接起来道:「时间不早了,该活动一下了!」
他喜色道:「是的,我早就想了,哈哈,良辰美景可是耽误不得。」
       
刘局一看就是大风大浪过来的,胆大心细不失风度,妻子起来进了里屋,他
小声对我道:「遇见你的妻子真是我的福分,让我朝思暮想不得安宁,你放心,
我会对她好的。」
我道:「妻子回来也是天天念叨着你。」
他说:「是吗,我与她很有夫妻缘的,我得好好珍惜才是真。」
说着悠闲自在的进了大卧室,还好门是大开着的,我看他如此淡定洒脱视我
如空气,我自己也比较放松了。
走近门边大胆看进去,妻子已睡进被窝,刘局神情自若脱着衣裤,双目放着
光亮瞄着妻子,很快他就脱得光溜溜的,白的身子,小肚皮微鼓起着,粗壮但不
显长的阴茎在黑的毛丛已经勃起,他撩起妻子的一面被子说道:「我的小宝贝儿,
我来了!」
说着进了被窝搂过妻子亲住了嘴,俩人在被子里动情的扭动着,被子滑脱一
边,刘局揉住妻子的奶子,妻子的手已擒住他的阴茎撸动着,他肥硕的大白屁随
之股晃动着,只听他气喘吁吁的道:「小宝贝儿,把舌头伸给我,让我吸吸……」
吧砸吧砸的声响煞是动听,他的手也摸进了妻子大腿中间道:「小宝贝儿,
真的想我了,屄都出水了!」
妻子也哼哼唧唧道:「看你都硬成啥样了!」
他淫笑道:「我进门就硬了」
妻子道:「多大岁数了,精神头还这么大。」
刘局说:「是你救了我,遇见你,我的性欲变得强多了。」
妻子道:「你就是个老流氓。」
他戏虐道:「你是我的小破鞋小婊子。」
妻子道:「你来就是耍流氓的,替孩子先谢你,说实在,今天我也想你,真
的!」
刘局道:「这我知道了,你的屄已经告诉我了,来,你身子转下去咱俩来个
69式,我最喜欢把鸡巴塞你嘴里。」
说着妻子头沖下转了,他鸡巴插进妻子嘴里,半抬上身将妻子的腿扳开专心
致志耍着屄,妻子叼了会儿鸡巴去亲他那松垮垮的蛋,似乎保持了挺长时间,刘
局才满意的趴上妻子的身子,轻车熟路的肏了进去,一下一下的肏着节奏并不快,
他的大白屁股显得很沉重抬起落下,鸡巴滑出推进悠然磨蹭得很,持续的时间自
然漫长,俩人下面交接上面也在切切交流,只听他温情道:「你真是我的小宝贝
儿,我喜欢这样肏你一辈子。」
妻子道:「我知道你能坚持,慢悠悠的折磨人。」
他说:「鸡巴泡进你的屄里就不想出来。」
妻子道:「这样挺好的,不累人。」
刘局道:「你老公真是个好人,还从宾馆接我来操你。」
妻子道:「那是我让他去接你的。」
他说:「以后上我那儿干吧。」
妻子痛快的「嗯」了一声,他说:「我真的离不开你了!」
妻子道:「我也是,特想你。」
干了一会,他又说:「可惜现在才遇见你,还是小王肏过的。」
妻子道:「怎么?你嫌弃我被人肏过。」
他连忙说:「那倒不是,话说回来不是小王,我也遇不到你的。」
妻子道:「也是的,你那么大的领导,我巴结也巴结不上的。」
刘局不紧不慢的肏着道:「我第一眼见你就特稀罕你,能肏上你,我已经很
知足了!」
妻子道:「我就是王总介绍去给你玩的,没想到你能看上我,还对我那么好。」
刘局:「我在开始也就是玩个痛快就打住了,没想到被你迷住了,离不开了,
知道你骚,但骚的与众不同。」
妻子道:「有那么夸人的吗?」
刘局:「你骚的迷人,肏你特享受。」
妻子道:「我也喜欢和你在一起,特开心。」
刘局道:「那以后咱俩就搭伴吧,你老公那么开通,我想也不会反对的。」
妻子道:「行的,听你的。」
……
一会儿刘局说「我想射精了!」
妻子道:「想射就射吧,也坚持了这么长时间了!」
刘局说:「我想射你嘴里?」
妻子道:「行的。」
於是他抬起屁股拔出了湿漉漉、直愣愣的鸡巴转向妻子的嘴,妻子用手抹了
两把就含进嘴里了,很快就听他哼哼的喷射了。
飘飘叼了半天才吐出鸡巴,哼叽道:「真他妈的多,吞了三口才下去……」
【待续】
上一篇:【情欲两极】(26)
下一篇:【枫叶】(07)

©2014 - 2015 SSC精品

www.777fo.pw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