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傻瓜表弟】(01)

  「芷晴!这边喔!」远处一个中年大妈和一个中年大叔高高地举起双手,不
停地向我挥舞着。
  「叔叔,阿姨!」我也高声喊叫着。看起来像个大乡里进城一样。
  这确实不能怪我,因为我本来就是在二三线小城市的蜗居小民,不同那些住
惯大城市的。这里是香港,比我想象中的要大要漂亮。先是从小镇出发,乘坐轻
轨来到广州,再由白云机场起飞到香港。很多人奇怪,为什么不坐直达大巴?因
为我没做过啊!
  大学毕业以后,这段时间我并不急着找工作。对于我这种在温室里面的花朵
来说,我想到处看看。飞机没坐过想试试,出国没试过想试试。这个世界太大了,
我想去看看。第一站,我选择了香港。
  因为在香港有我的舅舅和舅妈。我不敢一个人去得太远,因为我胆小。我只
想体验一下旅游的那种感觉。却好像小狗一样不敢离家太远。
  刚出来机场,那感觉实在太棒了!就连空气也像陌生的一样。一路过去都是
灯光闪闪的夜空我那一刹觉得这就是个不夜城!
  我刚出到门口,舅舅跑过来,抢着提我的行李。舅妈则是牵着我的手,带我
快步跑去外面的的士站。可能在香港都习惯了节奏快吧,我这一推一拉下也跟着
小跑起来。果然,到了门口成堆的人在排队候车。即使现在已经晚上9点。
  今天是2016农历新年的的年初五,香港的新年假期没有大陆的长,很多
人都已经在年初四上班。我舅舅在香港做轧铁工人,舅妈是茶楼里面的小厨。工
作不算体面,却也算过得去。舅舅他们一家三口,儿子在公立学校上课。一家三
口早两年排队轮上了公屋。公屋在香港可谓非常吃香,相比起很多私人楼宇出租
的价钱便宜了不止三倍,而且住满了年限还可以申请续租甚至买断。
  一家三口靠着舅舅的工资支撑,虽然不是大富大贵,却也是乐也融融。这在
香港可以说是非常难得。
  9点钟,对于香港来说现在才刚好是吃饭的时候。我们一路打的来到舅舅家
里。
  舅舅家只有30多一点平方,按香港习惯换成尺的话应该有300来平方尺。
可就这30平方,换成私人楼宇的话却是一般人难以想象难以承受的天文数字。
舅舅跟我说,如果在市区大约在260万左右。当然如果在偏一点的地方,起码
也得148万以上。
  「这哪里比得上你家啊。就居住环境来说最差就是香港了。」舅舅一边说,
舅妈则在厨房里附应着。「当年如果不是生意有点困难,哪会想到来香港打工。」
  失败两字很难从男人口中所出来。
  「舅舅,你可以回来啊。都这么多年了,回去呗。我妈也很想你们,公公有
时候吃饭也老是提起你们呢。」
  「我也很想爸。这些年都过得好吧?」
  「公公过得挺好。前些年出院到现在,病情没复发过。」
  「那就行。这次回去跟你妈说,爸现在休养需要什么补品都跟我说一样,香
港进口的质量好点,我托人带上去。」
  「行了,舅舅。我回去一定跟妈说。」
  「吃饭了!品俊,快出来。你表姐来家里做客都不知道出来招呼招呼,整天
没天没夜的玩游戏机,都不知道哪个要紧。」
  「是~ 」房间里面出来一声懒惰的声音。接着徐徐地打开了门,只看见一个
好像万年都碰不到阳光一样的小伙慢吞吞地走出来。
  这是我的表弟,叫品俊。年纪15岁,身高也只有160看起来好像一个病
坏书生一样,带着个粗框的黑色眼镜。手上捧着个游戏掌机。聚精会神地不知道
在攻略什么。
  他穿这短裤和汗衫,家里虽然不比外面冷,却也不是暖和怡人的气温。从露
出的白皙小腿,完全没有肌肉的手臂可以看出他并不喜欢运动。在学校也一定是
那种懒得就懒的学生。
  「你怎么不听话呢,大冷天的还穿这么少!」
  「哎呀,你别烦了!」
  「芷晴你别怪他。他就这样,教也教不听,一天到晚玩游戏。」
  「没事,舅舅。我以前比他更叛逆。」
  「他要是有你一半好就够了!」
  「别说了,快过来吃饭。」舅妈喊道,「芷晴,快快过来。」舅舅也跟着抓
住我的手,牵着让我起来。
  房子很小,站起来的我只能慢慢移到饭桌旁边。我双手搭到品俊肩膀上,品
俊这时却吃惊起来,转过头来望着我。似乎奇怪什么。
  「品俊,你看看!表姐足足比你高一个头。天天挑吃,你这个年纪正是长身
体的时候!」责怪着,不忙还问到「芷晴,你多高?」
  「呃···175。」
  「哇~ 」舅妈惊呼一声,「我家品俊有170已经很好了!」
  「呵呵,不会的!15岁正是发育的时候,我以前也很矮的。你们不是看过
我小时候照片吗?」
  身材匀称的我,穿着白色高领紧身毛衣。胸部发育还算正常,目前还是C杯。
下身穿着流行的紧身牛仔裤。看起来密不透风,但是却无处不渗透着性感和诱惑。
  品俊转过头来望着我,眼里是羡慕?还是兴奋?还是爱慕?我分不出来。但
是我可以确定的是他已经迷上了我。
  吃完饭后已经差不多12点了,对于香港人来说也算是晚了。普遍8时入席
的习惯今晚因为我的到来而晚上两个小时。
  「芷晴,这房间屈就你了,今晚你看是和舅妈一块睡好不?」
  「我先洗澡吧,等我出来收拾好行李先。」
  「ok。」
  我没有穿内衣睡觉的习惯,因为一来对胸部发育不好,二来半夜透不了气的
感觉辛苦。虽然这样说,我确实带了一套密密实实的睡衣过来。虽然不是大妈级
的,但是想看我曝光的机会还是难上加难。
  「不如我今晚和品俊睡吧?」
  「吓?」品俊被我突如其来的话吓了一跳。
  舅舅慢慢挥着手说,不行。这一男一女的。话还没说完,舅妈就说道「有什
么不好的,以前在大嫂那边时候两个不是玩得挺好吗?」
  我收拾好行李之后就走进了品俊的房间。
  窸窸窣窣的裹好被子后,我很快就睡着了。除了一天周居劳顿带来的疲惫外,
更多的是这青葱少年被子的香波味道。确实太熟悉了,淡淡的香薰草,是那个牌
子的洗衣液味道。房间里面没有男孩子的汗臭味,可能是品俊不爱运动的原因吧。
  大约到了1点半左右,床有点摇晃。我知道品俊洗好澡了,爬到被窝里来。
  我这时缓缓醒了过来,看到品俊还算几分俊俏的脸孔通红通红的,像是发烧
一样。
  「关灯吧,我有点累了。」
  品俊伸手摸向床头的开关,「咔喳」一声。房间已没有了灯光。
  「俊,今晚怎么都不说话?」
  虽然品俊已经躺好床上,手上却还是拿着那台掌机。
  我一手就抢了过来,按住了关机键。
  「哎~ 我还没保存。」
  「那不好意思,我关了~ 」
  「唉,打了一晚上耶。」
  「干嘛,以前你不玩游戏啊。怎么现在迷上了?」
  「那学校里面的朋友都玩啊,这个是新出的game,最近都好流行的。」
  「你脸红了喔~ 你是不是不好意思啊?」我伸出手捏他的腰部,挠痒痒。以
前品俊来过我家一段时间。恰好是小学转学吧,记得他来了将近一个月。我很怀
念当时侯多了个便宜弟弟的感觉。
  「别啊。我是男人啊!」
  「哎哟,小屁孩。还真当自己男人啊!」我忍不住轻声笑了出来。一个小小
的初中生居然会说自己是男人?「怎么样,有人暖被窝的感觉~ 」
  「肯定好啊。」虽然灯已经关了,但是窗外的霓虹还是照得房间里半亮。
「姐,你多大了?」
  「我都大学毕业了,你说多大?」
  「呃~ 不知道。」
  「25!看你是我弟我才告诉你。年龄可是女人的秘密。」
  在床上的我们面对面,鼻尖和鼻尖的距离我猜只有几公分远。虽然品俊青涩
的外表不停地透露着稚气,但是鼻息间的空气确实有着男人独有的成熟味道。
  「俊,你现在读初几了?」
  「我们这里没有分什么初中高中,我读中二。」
  「哦~ 」
  「姐,你有男朋友了没?」
  「你问这个干嘛?年纪轻轻的~ 想学坏?」我忍不住有捏了一下他的腰部。
  「别啊,我只是问问而已。」
  「哦~ 好,我今晚就满足一下你好奇心!」这个年纪开始对两性之间有点懵
懵懂懂的感觉。我也是过来人,当年的我也曾经幻想着跟学校里面的校草来一段
轰轰烈烈的爱情~ 幼稚的思想和我当年一模一样。「暂时还没有。之前交过两个,
都散了~ 性格不合。」
  「你说女孩子都喜欢些怎么样的男孩?」
  「你是不是有暗恋对象了啊?」
  「不是不是,姐,你听我说啊,我只是好奇。」
  「哦~ 确定不是?」
  「不是!」
  「我告诉你,其实你这个年纪只不过是好奇和懵懂。见着了就喜欢。到了读
大学的时候的爱情才勉强算得上及格,可能会结果的。」
  「是吗?」
  「当然了,谈感情从来不是容易的。要开花结果的更加难能可贵。只有等到
人算成熟的时候,能负起责任的时候再交往才算得上是爱情。」
  一晚上,我们聊了很多。像感情的事,还有女孩子的心思什么的乱七八糟。
俊也跟我说了很多在学校里面的事情。什么有些黑社会学生的,当他谈到这事的
时候脸上总是憧憬着什么一样,这个年纪的男生多少有点向往英雄情节吧。时间
慢慢流逝,眼皮子终于熬不住了。可是正当我想睡着的时候,我居然感觉到一只
手摸在了我屁屁上。
  我不由得吃惊了一下,可是却没有叫喊出来。
  手慢慢地在屁屁上面摸了几下,有徐徐游到腰间。穿过了睡衣,俊居然摸到
了我的胸部。还不忘用食指拨弄一下我的乳头。
  我果断的把俊的手拉了下来,顺起推开被子,一巴掌,打到俊的脸上。眼神
怒视着他。
  俊有点不知所措,可能以为我睡着了。猛地一巴掌在脸上火辣辣的,手像闪
电一样缩了回去。
  「姐。」
  我确实有点生气了。但是有种母性的冲动,让我抱住了他。这样他的手就老
实下来了吧?但是他的睡觉只穿着短裤,被我抱紧的他,硬硬的肉棒抵着我的大
腿。我感觉有点迷乱,然而这时的俊却更加贴紧了我。
  「姐,对不起。」
  我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应答他。或许情迷意乱的是我吧?和上个他分手到现在
已经足足一年多。我不知道怎么面对我抱紧的表弟。或许我也该好好释放一下?
可我却拉扯不开我那薄得透明的脸皮。
  我伸出手摸到了他内裤里面。穿过密密茸茸的阴毛后转过手来,轻握着他的
肉棒。轻轻地滑到龟尖,又滑回来。我只听见他咬紧牙关,不呼声出来。可是离
得太近,他鼻息的空气又撒到我耳旁,痒痒的,我心火难耐。
  「姐,你······」
  「别出声。」
  「······」
  我没有停下,虽然下体有点干涩,可是我手还是轻柔地紧握,套弄着。对于
处男来说这已经足够刺激了。不一会,就在我手心射得满是白浆。
  「姐~ 啊……啊~ 」俊在我耳边轻声叫着,怕是被隔壁听见。可是男人的叫
淫声却又是勾起我心里的欲火。
  「姐,我还是处男。」
  「我知道。看你的动静就懂。」
  「那个,能做到最后吧?」一般正常的男性双手都会自动自觉地在我身上抚
摸。乞求着我的爱怜。可是俊没有,他似乎还在回味着刚才那瞬间的快感,手像
木头一样,只是环过我腰间,紧抱着我。
  我确实忍不住了吧?我低头吻向了他。他也伸出了舌头在我口腔里面卖力地
纠缠着我。我舌尖的丝丝口水被他用强力的吸引牵扯过去。就像个小婴儿一样渴
求着妈妈的乳汁。这时的俊终于开窍了,单手轻轻地解开我的睡衣的纽扣。白花
花的乳房终于得见天日,像小白兔一样跳了出来。
  解开了纽扣的手抓住了我的乳房,食指不停的拨弄着我的乳头。我感觉到一
丝丝快感从我乳房传来,俊好像无师自通一样,知道我敏感的位置,开始加快速
度。我乳头慢慢变得挺高了一点。我忍受不住这种心痒的感觉。我希望他能一口
含住,像婴儿一样吮吸。
  我轻轻推开了他,口水在我们的嘴唇间拉扯成一丝水晶线。我示意他进攻我
的乳房,我们没有说话,但是他准确无误地明白我意思。用嘴刁起我的乳头,用
力地吮吸,还不时用舌头在我乳晕上打转。太刺激了!这快感比起用食指来的猛
烈得多。
  这时,他的小兄弟又迅速硬了起来。我又用手轻握着它,慢慢地套弄着,像
爱抚一样滑过龟尖。我指甲有点尖,轻轻刮了一下他龟头下面的突起。我知道这
样很痛,却是非常刺激。俊忍不住了又开始在我耳旁轻声叫唤。我没有停下,而
是加快速度套弄着他。
  很快,他又在我熟练的手技下缴械。
  我不知道这算不算是坏事,那一夜我们做了很多。但我始终没有越过那段界
限。毕竟我心理面还有很多东西放不下来。我承认是我冲动了,可是撩起来的欲
火却不能熄灭。
  第二天一早,未到6点左右,我便洗刷好。舅舅舅妈两个早早就出门,剩下
还有两日假期的品俊,和我,两人独处。
  「姐,昨晚···」
  我知道俊想说什么,我不想跟他说是我一时冲动。于是我紧抱着他。许久。
  「俊,这些事你就当发了一场梦好吗?」
  「姐······我觉得我的心砰砰地跳,我是不是喜欢上你了啊?」
  「傻猪。这不叫喜欢。你只是被我勾引到而已,昨晚的事我也有错。」
  「是我先对不起你。我应该管住我的手。我想给你幸福,我不奢求你会喜欢
我,但是我确实是爱上你。」
  「你能带给我幸福吗?」
  「我不知道。」
  「到你有自信给我幸福的时候,你再跟我表白吧。或者我还会再等等你。」
  我知道这是暧昧过后的一贯模式,希望俊也能明白吧?卿卿我我的小温言希
望在品俊心里面留个小印象就够。毕竟小孩子的承诺百分之百是不会兑现的。
  这时,我眼底依稀瞄到,品俊踮起脚尖。双手环抱着我腰间,又向我索起吻
来。
上一篇:【妈妈的暑假】(完)
下一篇:【小雨日记】(34-35)

©2014 - 2015 SSC精品

www.777fo.pw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