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少年的欲望】(12)

              (12)遇见
  送走了妈妈,我计划着下午的安排,龚纯去他妈妈那了,一个电话打给张昌,
这个悲剧正作为学渣这种反面教材在他爷爷奶奶家接受围观呢。我挠挠头,龚纯、
张昌都不在,姨妈去外公外婆家了,滕老师现在应该也回去了,还剩一个刘娟瑛,
她最近一直躲着我们,前几天刚参加一个两周的学习研讨班,跑外地去了,眼下
也指望不上了。这些个女人不敢明着反抗,但各个有机会就躲得远远的,盘算了
一圈,居然一个都没剩下。已经上手的都躲得远远的,想上的假期也找不到啊,
我眨巴着眼睛,忽然不知道该干啥了,总不能跑出去随便找一个看得上的就强上
啊,那等着分分钟进局子吧。
  在家无聊的转了几圈,我决定出门碰碰运气,其实也不完全碰运气,高一放
假了,高三马上高考也放了,可高二还在那补课呢,学校还是有一些老师的,虽
然没什么机会,但去找个美女老师闲聊几句,也比在家无聊的好。
  到了学校,和门卫大叔闲聊一会,这些保安对学校的八卦那可是知之甚多啊,
我一向是乐于好学的。扯了一会,我告辞溜达进了学校,然后我发现我错了,确
实有老师在,都在上课,没课的老师谁假期会来啊?我垂头丧气的走着,走到行
政楼后面,后门的门洞里传来女人压低声音的怒吼,夹杂着伤心失望,「你当初
不敢吭声,还拿了好处,现在来骂我是婊子,你又能好到哪去?」
  女人满脸愤怒伤心的挂了电话,走了出来,我很尴尬的站在这走也不是,不
走也不是,硬着头皮打了个招呼,「李老师好。」我跟这位老师只是彼此知道,
并不熟悉,谁叫不是一路人呢。这位三十出头的女老师看见我,也是满脸尴尬,
赶紧擦了擦眼泪,强挤出一个笑容,「王安啊。」眼神复杂的深深看了我一眼,
转身匆匆离去。嗯,这位老师是高二的,看来是还没到她的课。
  看着这位女老师的背影,我也是摇头,我知道她为什么这样看我,她变成这
样,我也在里面插过一脚的,虽然她不知道,但她变成眼下这样,和我妈妈倒是
有直接的关系。这就是那位和滕老师打擂台,结果被我横插一杠的女老师。这几
天和妈妈闲聊,对她倒是有了几分了解。她也是个身不由己的可怜人罢了。她的
能力不差,可惜碰到个能力更强的滕老师,于是乎她悲剧了,虽然那位副校长力
挺她压了滕老师一头,但随之传出的风言风语让她在学校的风评很糟糕,其实大
家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她和那位副校长的关系。只是因为那位副校长多次帮忙,两
人又没什么亲戚关系,更重要的是,她是从下面乡镇学校调上来的,而她那个同
校的老公可还在下面,两人平时都是分居两处的。学校那些女老师其实也是很八
卦的,无风还能三尺浪呢,于是乎这件事就这么传开了。这也导致了她和那些女
老师关系挺不好的,谁叫她是个外来户,还压了别人一头。学校的女老师,尤其
是互相有竞争攀比关系的女老师,那关系可是很微妙的。
  这位女老师确实有靠山,却不是那位副校长,而是刚刚被妈妈踩在脚下的那
位副局长,这位副局长这次也没跑掉,一起进去做伴了。这也是为什么那位副校
长这么卖力的缘故,自己的老大下令了,能不卖力么。副校长虽然和这位女老师
没关系,但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他喜欢更鲜嫩可口的,包了个大学生。回过来继
续说说这位女老师,前几天那位副局长栽了,她也被找去调查了,但她不过就是
个玩物罢了,虽然那位副局长挺喜欢她,把她从下面调到重点高中,又吩咐人照
应她,但也就到此为止,什么钱财好处她也没拿到什么,内幕啥的也不知道,所
以调查一下,问个话,就把她放回来了。只是,没了靠山,她一个外来户想在学
校立足那可就非常困难了,搞不好整个教育系统都待不下去了。
  刚刚那个电话,我也能猜到几分,毕竟这种重大新闻加桃色八卦,大家都很
有兴趣啊,更何况妈妈就是实际的参与者,哦,还有个张昌,这个地理鬼对这种
新闻搞得比我还清楚。这位女老师叫李莹,她和她老公都是下面一所乡镇中学的
普通老师,结果被那个副局长看上了,这女人长了张勾人的狐媚脸,165 的身高,
身材不错,怎么说呢,看起来好像就是那种容易勾搭上的,其实不然,她为人还
算正经,那位副局长几次暗示无果,后来索性在一次酒席上把她灌醉强上了,醒
来之后回家跟老公哭诉。不得不说,她那个老公真是个极品,平日里整天盯着老
婆,防张三防李四,连老婆和其他人说话都疑神疑鬼。眼下老婆真让人上了,一
听是领导,反倒不敢吭声了,只敢骂老婆出气。那位副局长又找人暗示一下,把
这男的升了个副校长,也就是个挂名的,啥权力没有,这男的却屁颠屁颠的去了,
还反过来劝老婆不要报警。李莹气得索性借着这个机会调到了城里来,跟她那位
老公只是名义上还保持婚姻关系。这次那位副局长倒了,他这个有名无实的副校
长也没保住,又被一脚踢到一边,比以前还惨,学校里谁瞧得起他?刚才估计是
又打电话到妻子这来发泄了,可他也只敢嘴上说说,李莹也是看在两人女儿的份
上才没彻底撕破脸皮,不过眼下看来,只怕为时不远了。
  这女人天生长得一副风流祸水样,又摊上个倒霉丈夫,这就叫红颜薄命么?
说起来她倒也没做什么坏事,只是这世上倒霉鬼千千万万,谁顾得过来啊。我忽
然变的文学起来了,但转念又是一肚子坏心思。闲来无事,跟上去瞧瞧,这位女
老师转回了办公楼,看样子是去她的办公室,办公室里没有其他人,李莹坐在椅
子上,直愣愣的看着前方。对这位我本来了解不多,但张昌熟悉啊,一进高中就
打听各位漂亮的女教师,自然没放过她,这几天更是碰见我就大谈自己打探到的
八卦,弄得我知道的恐怕比李莹自己都多了。更何况最终决定她去留的,还是妈
妈啊,论起第一手情报,还得是我啊。
  她眼下的情况不过是墙倒众人推罢了,学校那些女老师看她不顺眼,肯定不
会放过踩她几脚的机会。那些个男老师倒是看她顺眼,可惜只是看着眼热罢了,
谁也不傻到真去出头。有能力的那些个领导么,倒不是说全是正人君子,有人还
巴不得尝尝对手的情人是什么滋味,但毕竟局面初定,谁也不敢再惹出什么风浪。
再说等过段时间,把这位女老师逼到了绝境,再下手可就容易了,毕竟这位女老
师也不是什么人都能上的公交车。但最终的结果只怕所有人都要失望了。
  我想起中午和妈妈的几句闲聊,「妈,你们这次是大获全胜啊。」
  「不过是妥协和交换罢了,」妈妈懒洋洋的躺在沙发上,声音却是让人寒到
心里,「眼下还没彻底稳定呢,有些人就坐不住了,说到底,这些个自己人也只
是暂时的利益共同而已。别的我管不着,我这块,谁急着伸爪子,我就给他统统
剁了。」
  我小心翼翼的赔笑,「妈妈真厉害,谁敢伸爪子。」
  妈妈冷笑道,「这才几天啊,居然就有人跟我说,郑兵提拔的人要通通一抹
到底,当我不知道他们什么心思。郑兵那个情妇老师更是被好几个老不修的盯上
了,哼,一个个满肚子龌龊心思,让人恶心。」说到这,妈妈忽然醒悟这个不太
适合跟我讲的太多,停下了话头。
  我暗自叹气,妈妈是个女人,还是个非常漂亮的女人,这些人虽然平日里一
个个在妈妈面前装乖孙子,但是背地里的风言风语,妈妈如何会不知道,这次不
狠狠折腾他们一番就怪了。「那妈妈你准备如何处理那位李老师呢?」
  「嗯?你认识她?」
  「都在一个学校,但是不熟悉。」我实话实说。
  妈妈朝我眨眨眼,得意的一笑,「我就把她放在那,谁来我就收拾谁。」接
下来妈妈就不再提及这事,我也不便多问了。
  但就这几句对话我就明白,李莹还是会留在这,但日子肯定不好过,妈妈只
是拿她做鱼饵,做靶子,她的死活可不会管。至于其他人,敢凑上来的多少有点
分量,正好拿来立威。
  所以说啊,熟能生巧,坏事干多了,坏点子简直是一个接一个往外冒,我还
得再仔细考虑一番,也许这位满腹怨气的女老师会是一个很好的工具啊。我悄无
声息的离开了。
  我在学校里随意寻了块草地躺在上面晒太阳,一面谋划着我的阴谋诡计,最
好是等到这位女老师被逼到山穷水尽的地步,但这样有风险。不怕别人得手,就
怕万一这位女老师撑不住了,直接一走了之,妈妈最多损失颗棋子,我的计划可
就彻底落空了。可要怎么办呢?想了半天,也没什么太好的方法,总不能冒冒失
失直接去找她吧,别弄出误会,适得其反。我站起身,准备溜达着回家去了。
  手机忽然响了,我看了一眼,不认识的号码,闲着无聊的我顺手接了,「喂,
你好。」
  「喂,你好,请问是王安同学吗?」有点耳熟,是哪个熟人吗?
  「嗯,我是,请问你是?」
  「我是李莹,我们刚刚见过。」电话里传出一个轻柔的女声,浑然没有半点
异样。
  「哦,是李老师啊?请问李老师找我有什么事情吗?」我心念急转,这女人
突然找我干嘛?有我的号码很正常,但是打给我就不正常了。
  「我们能不能见一面,有点事情老师想当面和你聊聊。」
  「额,抱歉啊,李老师,我正有事往回走呢,今天暂时没空,下次吧,下次
吧。」我警惕之心大起,婉言拒绝。
  「王安同学,就一点点时间,不会耽误你太长时间的。」李莹的声音楚楚可
怜,一般的小男生很容易就上钩啊。
  「抱歉,真的没时间,或者老师你直接在电话里说吧。」我不为所动。
  「这……」李莹迟疑了。
  「没关系,不方便说就下次见面再说吧。」我作势欲挂电话。
  「别,嗯……老师想见你妈妈一面,可以吗?」李莹的声音压得很低,带着
几分犹豫,又似带着几分祈求。
  「李老师你想见我妈妈直接去找她啊,找我干嘛?」我装傻充愣。
  「老师见不到你妈妈,呜呜……老师也是实在没有办法了,才求你帮帮忙的。
给我个电话也可以的。」那边传来李莹轻轻地啜泣声。
  「额,老师你别哭啊,有事慢慢想办法呗,要去哪里见你?」我嘴上宽慰着,
心里更加警惕。
  「真的嘛,」李莹似乎一下激动起来,告诉我一个地址,那是一个茶馆。
  「换个地方吧,」我才不会冒冒失失的跑到不认识的地方去,「过一会我给
你一个地址,我在那等你。」
  「好吧,」李莹犹豫了片刻,答应了。
  说实话,这个点她突然来找我,我其实不应该见她的,谁知道里面有什么猫
腻,但我又有所企图,只好折中一下,让她到我这来,我去的地方自然不是自己
家,而是龚纯家的另一套房子,上次问龚纯要了把钥匙,准备用来作为我们的活
动基地,今天正好用一下。来到房子里,我把地址发给了李莹,大约半个小时后,
门铃响了,我透过监控看去,只有李莹一个人,真小心啊,居然换了套衣服,戴
了个口罩,果然现在是全民戴口罩,一点也不突兀。
  打开门,李莹很快进来了,长袖T 恤加长裤,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看来
防范心理很重啊,也对,大家彼此都不信任啊。
  我起身拿了两小瓶果汁,「抱歉,这里不常来,只有几瓶果汁。」
  「没事,」李莹坐在沙发上,双手抓着随身携带的小包放在腿上。
  「李老师,你要见我妈妈到底为什么?」我一只手抓着手机,很随意的开口
问道。
  「这个……」李莹吞吞吐吐。
  「李老师,不弄清楚事情,我没法答应你的要求。」
  李莹抬起头看着我,满是乞求的神色,「我没别的意思,只是想见见你妈妈,
有些事情我想求她帮帮我,我实在是没办法了。」说话间泫然欲泣。
  我面无表情的摇摇头,「李老师,有些事情你我都心知肚明,今天我答应见
你一面,只是因为你毕竟也算是我的老师,如果你不愿意说实话,恕我爱莫能助。」
  听闻我的话,李莹似乎明白了什么,苦笑道,「你也知道啦,我知道你们都
看不起老师,觉得我下贱,可我又有什么办法?到了眼下这种境地,我还能怎么
办?」继而摇摇头,「和你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呢?」
  「你的事情知道的人其实不多,大部分人只是捕风捉影罢了,等风声过去,
谁还会在意你?关键就看你自己能不能撑得住了。」
  「我?我说不定过两天就会被调回乡下去了。」李莹满脸的无奈和不甘。
  「那李老师你为何要找我妈妈呢?或者说你凭什么找我妈妈呢?」我毫不客
气。
  「凭什么?我还能有什么?只是赌一把罢了。」李莹满脸的凄苦,「如果其
他人有用,我早就答应了,不就是这具身体么,可这里说了算的是柳局长啊,我
要是敢去找别人,只怕会死的更快吧。」
  看来已经有人找过她了啊,啧啧,真是色欲熏心啊,当妈妈是摆设啊。李莹
还不算笨,她说的也是实话,她能够上的,都不如妈妈,比妈妈厉害的,她又够
不到。想来想去,只能到妈妈这搏一下,看看有没有机会。
  「没想过离开吗?」
  「离开?说得轻巧,可我能去哪?本地没我待的份,去外地,我去干什么?
连个人都不认识。」李莹满腹怨气,「我做错了什么,凭什么让我来承受这一切?」
  很不甘心啊,这样才好啊,要是先承受不了崩溃了,那就没的玩了,「可你
能有什么办法吗?你只能承受。」
  「你说的没错,我只能承受。说吧,你到底想怎么样?」李莹可没把我当小
孩看,她那副戒备的姿态就说明了一切。
  我呵呵一笑,「李老师,你可以走了。」说着我起身走向门口,似乎准备开
门。
  李莹被我的起身吓了一跳,跟着站了起来,随即愣住了,明显没想到事情忽
然变成这样,「你……你……」
  我站在门口,伸手做了个送客的姿势。李莹被我的反复无常弄得有点不知所
措,「你究竟想干什么?」
  「我什么也不想干,李老师,请吧。」
  李莹呆呆的站在那,不知怎么会变成这样,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我皱起眉,不耐烦地说道,「李老师,麻烦你快点,我一会还有事呢。」
  李莹终于反应过来,惊慌失措的低声哀求道,「别,我什么要求都答应你。」
  我摇摇头,「请你离开。」
  李莹终于忍不住失声痛哭,看着一只手捂着脸,一只手仍紧紧拽着小包的女
老师,我微微眯起眼睛,「李老师,能让我看看你的手机吗?」
  李莹抬起泪眼模糊的脸,先是一愣,接着紧张的双手捂住包,也不说话,只
是摇头。
  我一声冷笑,走到李莹身旁,看来我猜对了,「李老师,我虽然不会主动招
惹别人,可也不喜欢被人算计,拿来。或者你要走,可以,我不拦你。嗯,看来
我要先和妈妈说一声了。」我拿起电话就要打。
  李莹一声惊叫,「不要,」下意识伸手向我抓来。我一把抓住她的手,一用
力,把她推得靠坐在沙发上,「还想和我动手?」
  李莹将包抱在胸口,缩成一团,满脸绝望的看着我,「不要……,我……我
没别的意思,只是……只是害怕」
  害怕什么?我自然知道,我也不说话,只是伸出一只手,李莹哆哆嗦嗦的拉
开拉链,拿出手机,被我一把夺了过去。这些个老师啊,也喜欢拉帮结派,背后
做小动作,只是这手段,实在称不上高明。眼前这位,估计不是别人派来的,要
真有人指使她来,只怕都到不了我这,而且一般也不会想到我这。最大的可能是
她下午见到我,临时起意,死马当作活马医。
  逼问来开机密码,我点开一看,果然正在录音,这是不把我当好人啊,不过
也是,她自己这种处境,我又约她来这种两人独处的地方,她不想歪了就怪了。
我删掉录音,把手机扔给她,「你走吧。」
  「啊?」李莹诧异的望着我,本来已经做好最坏的打算,谁知尽然可以走了。
  「哼,还用得着我动手吗?」我不屑的笑了笑。
  李莹顿时记起自己的处境,面如死灰,眼神中了无生机,慢慢的向门口挪去。
我心中一动,「你话没说全?你究竟为了什么事,这么着急的求我妈?」
  李莹一愣,抱着最后一丝希望,说了出来,原来她同样在这里读小学的女儿,
也受到了影响,以前虽然也偶尔被人欺负,但毕竟是少数情况。这几天确实被欺
凌惨了,现在的校园欺凌可是厉害的很啊,当然了,这背后也少不得那些家长的
功劳,谁叫这重点小学里,官员、老师、有钱人的小孩多呢。本来就内向的小姑
娘,眼下更是彻底沉默寡言了。本就无助的李莹看到女儿变成这样,抱着女儿痛
哭一场,决定拼一拼。「我无所谓啊,哪里不能去,可我女儿怎么办?难道给我
老公那个混蛋,」说到这,李莹眼中露出一丝不屑,「我希望柳局长能帮我把女
儿调到我父母那儿的小学去,让我父母来照顾。」
  「你以为有用吗?一个市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你女儿去了那,一样是个外
来户,比这又能好到哪去?」我微微摇头。
  「不管怎样,总比在这好,难道留在这,柳局长愿意管?」李莹露出一丝希
冀。
  我嗤笑道,「这种事,她怎么管,连老师都管不了。不过话说回来,还真有
人能管。」
  「谁?」李莹的声音剧烈颤抖起来。
  「我,」我一指自己,拨通了手机,打开了外放,「张昌,你小子在干嘛呢?」
  「哈哈,我机智的逃了出来,正在外面晒太阳呢。你又找我干啥?」
  「跟你说件事,」我把李莹的情况简单一说。
  「这算啥,回头我找几个初中的和小学高年级的把那几个出头的教训一顿,
让他们赔礼道歉去,剩下来那些从众的,一个比一个乖。都是些欺软怕硬的货色,
只敢欺负弱小,我最喜欢收拾这样在学校里跳的家伙了。」
  「行,那就先这样,」我努努嘴,「看,就这么回事。现在这社会,凭家长、
老师哪管得了这种事,但是到我们手上,那就不叫个事。」
  李莹呆呆的看着我,明显是观念受到了冲击,「你不怕他们家长找来?」
  「家长?对,这些个怂货欺负人神气得很,被欺负就喊家长,可有用吗?说
实话,张昌找的人,要么没家长管,要么家长脾气更暴躁。喊家长,可以,喊一
次打一次,打到不喊为止。你家长还能24小时跟着小孩?」
  李莹说不出话了,看我的眼神就跟看反派一样,鄙视加惊惧。「接下来就谈
谈你要做什么了?」
  李莹下意识捂住胸口,「你要做什么?」
  我一翻白眼,「我什么都不做,你要做的就是回去继续当好你的老师,该干
啥干啥,就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
  李莹也不傻,「你这是拿我当靶子,当诱饵。」
  「是,可你还有更好的选择吗?」
  李莹摇摇头,「没有,但我还是要见柳局长一面。」
  「呵,这件事到我这为止,出了门没人会承认。这是你自救,也是救你女儿,
你承受不了,于我们又有什么损失?少了一颗棋子而已。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你
的事情外界不会有证据,那点捕风捉影的事,过几天就没人关注了。现在这个社
会吸引人眼球的事太多了,你这件事,除了几个有心人,太部分都还蒙在鼓里呢。」
  李莹沉默了片刻,「好,我答应你。」
  「这就对了,你可以走了,你女儿我们会好好『照应』的。」
  李莹深深的看了我一眼,满怀心事的离去。
  我站在窗边,看着李莹离去的身影,过了一会,张昌的电话来了,果然是憋
不住了。
  「卧槽,你是怎么和这个女人勾搭到一起的?」张昌压低声音,神秘兮兮的。
  我简单的讲了一下事情经过。
  「原来如此,找个工具啊。」张昌聪明着呢,「不过你就不动心,借这个机
会总能尝尝的嘛。」
  「不急,现在这个点不适合,过段时间风平浪静,我要她自己上钩。」
  「怎么搞?」张昌来了兴趣。
  「这段时间,她虽然还能留在学校,但被排挤打压是必然的,没人会管,她
的愤懑只会越积越深。我刚才就感受到了她的怨恨,到了那时,我们对那些个女
老师下手,她会是个很好的帮手。」只要她在学校安安稳稳的一天,滕老师就不
会安稳的。
  「听起来不错,需要的时候喊我一声啊。」张昌似乎依旧没心没肺。
  「那是自然。」
上一篇:【望江靡情】(01)
下一篇:【这才不是我想要的命运】(806)

©2014 - 2015 SSC精品

www.777fo.pw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