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军荼明妃】(09-10)

             9(卷二第一章)
  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眼前的白雾渐渐消散,随之而来的是菊门的快感奔涌
而至,疯狂的冲击着我的每一寸神经。整个山洞中回响着我骚媚入骨的叫床声:
「呀~ 亲哥哥,顶死人家了,操到心上了呢……亲亲肉肉,饶了人家吧……好老
公,别忙,累坏了你……」浪叫声混着略微的鼻音,在樱唇间绽放,直直的挑逗
着人的心尖,已经颇有火候的天魔引神功引动着人的心魔,就连身前的阿修罗也
逐渐的开始喘起了粗气,一根肉柱胀了又胀,几乎在我的肚子上显出形状。我百
忙之中斜眼看向身边,眼见得之前无比神通的前任明妃此时已经摊坐在我们旁边,
双眼翻白,双手无力的抚摸着自己的乳房,下身的肉棒随着我每一声浪叫都喷出
一股浓浓的精液,双腿无力的绞动着抽搐着……
  我此时已经通晓明妃的神通,却又看见他居然在我的叫床声中就如此不堪一
击,可想而知自己的天分高出前任太多,阿修罗说的恐怕是真的,都不知道自己
以后会造下多少杀戮……想到这里慈悲之心大起,身上猛然间泛起流动的光晕,
正在奋力抽插的阿修罗眼看如此顿时一惊,眼中竟然闪过一丝恐惧,但瞬间就被
狰狞替代,肉柱再次延长一寸,一下下都仿佛狠狠扎在我的心上,而此时的我丝
毫不觉疼痛和恐惧,满满的快感裹挟着对眼前男人的怜爱,樱唇间绽出最后一声
娇啼,同时支撑在身侧的一直脚缓缓抬起伸向阿修罗的嘴唇,足印中最基础的
「曼陀罗印」结成,我此时满脸爱意,又带着无限慈悲,玉足嫩白盈盈一握仿佛
花苞,阵阵香气袭来让阿修罗不由得狠狠一口含住!在我的足尖和他的舌尖触碰
的一刹那,我菊门里的阳具猛然间一颤,如同岩浆一般的精液炮弹一般喷射出来,
我瞬间便昏了过去,而自己不知道的是,体内诸轮已经开始飞速的运转,一滴不
剩的把这霸道无比的精液吸收分解了个一干二净!
  当我再次睁开眼时,看见的是阿修罗一脸鄙夷的神色站在我的身前,冷冷地
道:「是谁让你对我产生爱意的?」
  「我……」我羞红了脸,低声嗔怪道:「你……跟我做了……做爱做爱,自
然就爱了嘛……」
  「哼,那慈悲之心呢?你要渡我?你居然要渡我?」
  「我哪里懂得什么慈悲之心渡人?只是想让你快活……」
  「你知不知道,当年如来也无法渡我,你一个小小的明妃,你凭什么?」阿
修罗见我别过头不去看他,接着道:「你休要以为跟你做爱的男人心中对你有爱,
他们看的只是你绝世的美貌和床上无上的神通,支配他们的是下面那根鸡巴,他
们不值得你爱,你要做的,只是把他们的阳气炼化最后给我!」
  我此时已经完全清醒过来,强支起上身凄声道:「你以为所有男人都像你一
样?你把我变成这个不男不女的样子,还不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恶趣味,我不会给
你做这些事情的,至少,我不会去勾引男人,我就是男人!」
  阿修罗恼羞成怒,附身一把抓住我高耸的白嫩的乳房,厉声道:「你是男人?
你刚刚还说自己不男不女!」他的两根手指狠狠夹住我的乳头:「有这个东西的
人是男人么?何况你的屁眼现在比女人的骚逼还厉害!哈哈哈哈~ 」
  我狠狠的瞪着他,一声不吭,眼中仿佛喷出火来。阿修罗看了半晌,突然把
我推到,骑在我的胸前,抓住胯下的肉柱顶在我的脸上。我以为他想让我口交之
后再操一次让我服气,哪知道他伸出手指轻轻在自己的马眼上一点,一股赤红的
鲜血马上飞了出来,刚好落在我的嘴里,我未曾反应便喝了下去。
  「我不逼你,这血是我和你的誓约,你心里若不认同我,你所有的神通都会
被这血封印,但你的身子仍然是世上最美的肉体,操你的人仍然会无比快乐,但
你也无法吸收他们的阳气。只有你认同我的教义,你的神通才会恢复,你好自为
之!」说着对角落里摊坐的前任明妃一挥手,那女人尖叫了一声便缓缓的变成了
一缕云霞,飘散过后地上留下了一枚圆润的玉佩,阿修罗捡起玉佩交到我手上,
说道:「这个法宝你带在身上,它能让你看见男人的诸遭过往,以及心中欲念强
弱,你需要时心念一动便知。」
  我将信将疑的结果玉佩,正要抬头看他时,这男人已经缓缓走上莲台坐了下
去,变回了一尊塑像。
  我坐直了身子向洞口看去,只见天边开始泛起一点点亮光,再回过头来看向
洞中,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但自己这一身媚肉告诉我,以后的一切都已经在
此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10(卷二第二章)
  体内的快感还没有完全消失,我挣扎着站起身,开始穿衣服。内裤是宽松的
四角式的,所以即便我的肉棒变长了几寸,也还没有觉得憋闷,身上所有的衣裤
和鞋袜都大了一号,与我如今的纤细身材极不相称,最让我苦恼的是胸前的两个
肉弹,这一对D罩杯的乳房是无论如何都无法用简单的外衣遮掩住的。我无奈之
下只好把贴身的户外背心撕成细条,仔细的捆在胸前,尽可能的让自己的胸部变
得扁平,再套上外衣,好在户外的衣服普遍宽松,自己再在行走坐卧的时候多加
留意,应该不至于有什么麻烦。
  那枚玉佩被我穿上绳子戴在了胸前,倒跟寻常玉佩没有什么两样。我缓缓走
出山洞,呼吸着外面清新的空气,回想这半个晚上发生的事情,恍如隔世这四个
字是最恰当的形容。我伸手按了按自己的胸部,一阵麻痒立刻升起,这具肉体仿
佛在宣示着自己对性爱的渴求,是我根本无法控制的。唉……什么双修,吸什么
阳气,我毕竟是个男人,基因里还带着Y染色体呢……打不了以后不找女朋友,
平时多注意一些别露馅儿,性欲有的是解决方法……我心里打定主意,悄悄摸回
自己的帐篷,倒头睡了下去,一夜无梦。
  太阳升的老高的时候我被帐篷外几个男人的谈笑声吵醒,起身忙看了看自己
身上的衣物,胸前也没有看到很明显的轮廓,这才放心钻出帐篷。
  我刚刚站起身往前走了一步,心里便叫了一声苦,原来自己的双脚已经变得
无比的敏感,成为了我的一处性敏感带,一夜恢复之后,双脚承受身体的全部重
量,又接触鞋底,足底的敏感处无一不被完全打开,一阵阵强烈的快感从脚底传
来,引动乳头肉棒和菊穴同时痒了起来,香汗瞬间就从皮肤上涌了出来!
  对面几个人见我呆呆站着不动,都觉得有些诧异,皮猴笑道:「怎么,张楠,
睡糊涂啦?吃饭吃饭了!」
  我紧紧咬着牙,堪堪对抗着强烈的快感,往前走了几步,正觉得有些适应的
时候,又听皮猴在那不着调的叫到:「哎哎,张楠啊,你这几步走的挺娘啊!咋
的,昨天晚上做梦让人给开了?要出柜啊这是……」
  我猛然间醒悟,自己的脚变成性敏感带,本来走路就会不自然,同时脚丫又
小了几号,现在只有37号大小,加上骨盆变大,屁股紧致挺翘,身体的重心肯
定变化很大,走起路来免不了一步三摇如同美女走台步一样……
  「皮猴!别他妈扯淡了,人张楠忌讳这个你丫的不知道?」金刚义正言辞的
吼了一嗓子算是帮我打了圆场。
  我感激的看了金刚一眼,又白了皮猴一眼,刚张嘴说了句:「滚蛋……」心
里马上又是一紧,原来自己的声音已经变成了女声,好在我声音不大,我狠狠的
压了压自己的嗓子,让自己的声音尽可能的变回原样,但别人听起来可能还是有
点怪怪。好在几个朋友里我的话最少,大家暂时还没有察觉出什么异样。
  匆匆吃完早饭,我们在小向导的带领下开始了今天的行程,今天我们的目的
地是一个小湖,西藏的湖泊森罗密布,据向导说这个湖人迹罕至景色最美,不过
要翻过一个小山。
  爬山这种事情本身对于我来说并不是难事,但是自己的身体变成了这样,又
被封印了神通无法运用轻功,爬山就变成了一个艰难的挑战了,试想,一个文弱
的女人能有多少体力?
  为了不让自己露馅,我死撑着咬牙前行着,金刚照例在我前面照看着,眼看
着爬到半山腰,我的体力已经完全透支了,一方面因为自己的身体现在相当于一
个女人,更主要的原因则是脚下传来的一阵阵快感,让我几乎等于全身挂着振动
棒在走路……
  金刚就在我身前,靠着自己强大的体力不时的拉我一把,他坚实可靠的眼神
让我心思宁定了不少,完全忽略了他渐渐显露出的异样。我完全没有察觉的是,
他其实一直站在高于我的位置上,眼睛可以直接看尽我领口里面的东西,虽然自
己的胸部被勒得紧紧的,但是那一抹乳沟是任何方法也无法掩盖的。更要命的是,
我完全没有发现金刚在拉完我的手之后,会诧异的时不时的闻一下自己的手,那
是我体质变化之后皮肤分泌出来的苏合香液,最能催人情欲,即便是现在神通被
完全封印,也无法阻止这种身体的自然反应。我此时已经累得昏天黑地,完全没
有留意到金刚闻自己手的频率越来越高,更没有意识到这件事引发出的后果是多
么的不可收拾。
  在我的拖累下,大家好不容易翻过这座山到达山谷的时候已经是黄昏时分,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于是一行人赶紧安营扎寨简单的吃了点儿东西就各自回了自
己的帐篷休息。一天下来我的辛苦只有自己知道:脚下一刻不停的传来的快感一
直无法释放,全部聚集在了胸部和菊门处,大白天的我连自慰的机会也没有,只
好让自己努力流出些爱液稍作排遣,弄得一天下来内裤湿透不说,连袜子和裹胸
的布条也湿得一塌糊涂。我无奈之下只好把内裤袜子和布条都脱了下来,晾在帐
篷门口,草草收拾一下就昏昏然进入了梦乡。
  入睡的我不知道的是,自己晾在帐篷门口的衣物正散发着让男人疯狂射精的
香气,随着山谷的风飘散到了帐篷外面。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今天晚上金刚把
他的帐篷扎在了距离我很近的地方,又正是下风向的位置,金刚这时候正看着自
己的手浮想联翩,猛然间闻到帐篷外飘进来的香气与自己手上残留的如出一辙,
而又更加浓郁,几次深呼吸之后金刚发现自己胯下的鸡巴突然狠狠的挺立起来,
一股强烈的射精冲动冲向大脑,饶是金刚体魄过人也只能勉强控制,双腿却不由
自主的迈向了我的帐篷。他悄无声息的拉开我帐篷的拉链,直接映入眼帘的就是
地上晾着的内裤、袜子和布条,虽然只是普通的男士内裤和棉袜,但在此时金刚
的眼里却比任何性感裤袜都吸引人,更不要说尚未干涸的苏合香液散出的浓的化
不开的催情香气,让金刚的眼睛一下子充血到了赤红!
  金刚努力的咽了一口口水,颤抖着捡起我的袜子,放在鼻端深深的吸了一口,
就再也无法拿开,紧接着,他把袜子用力的塞进自己的嘴里,贪婪的吸着上面的
汁液,又捡起内裤套在自己头上,让裆部蒙在鼻子上。「太美妙了,就像第一次
摸进健身房的女更衣室的经历一样……不!要爽一千倍,不!一万倍!」金刚的
肉欲无止境的放大着,自然免不了匆忙解开了裤子放出了鸡巴,就在他胡乱的把
我束胸的布条缠在火热的鸡巴上准备大撸一番的时候,布条上的爱液奇效立刻显
现出来,无比的快感从金刚的肉棒传来,他此时已经完全无法招架,喉间嗬嗬的
低吼了几声,手还没有来得及碰到鸡巴,几股浓稠的精液就笔直的射了出来,落
在了我的脸上……
  早早进入梦中的我并不好过,白天累积的快感带来的是无休无止的春梦,梦
中我再次来到阿修罗的面前,不知羞耻的主动脱得精光,匍匐着到他身前求他操
我,求他填满我的玉门。而阿修罗却丝毫不为所动,他抱起我揉捏着我柔嫩高耸
的乳房,舔舐着我鲜嫩的乳头,轻轻抚摸着我的肉茎,自己胯下的肉柱一下一下
的抽打着我的屁股,就是不插进去。我娇声浪叫着,乞求着他的恩泽,最后忍不
住主动含住了他的肉棒,卖力的口交起来。而今天的阿修罗仿佛缺少了神明的定
力,没几下就有了射精的征兆,果然不就之后就有一股热热的精液喷在了自己的
脸上……
  我根本没有察觉到梦境中的精液在现实中已经成真,舌尖挑了一点精液咽了
下去,调笑着阿修罗的不中用。而此时刚刚射精有些清醒的金刚看到的却是无比
香艳的一幕:只见我紧闭双眼,发出了女人般的浪笑,把嘴边的精液舔到了嘴里,
随手解开了自己的上衣,一对豪乳坚挺的从衣服里跳了出来,粉嫩的乳头在空气
中微微战栗,变成硬硬的樱桃,一只玉手缓缓解开裤子,一根粉嫩但却粗壮的肉
棒挣扎出来。我的手却没有在肉棒上撸动,而是绕到了后面,插进自己的菊门。
而此时此刻,我全身的苏合香液散发开来,让金刚本来有些软化的鸡巴再次狠狠
挺立,眼睛再次变得赤红,金刚低吼着吐出了嘴里的袜子,飞身扑到了我的身上,
大嘴一张就咬住了我的乳房!
  睡梦中阿修罗恼羞成怒的对我展开了攻击,一张嘴便把我半个乳房咬住,我
一阵吃痛不由得醒转过来,发现身上真的压着一个男人,自己的乳头在他的舌尖
打着转,酥麻的快感让我忍不住仰头呻吟了一声,转念又醒悟过来,一把推开身
上的男人,才看清眼前人的真面目:「怎么是你?你,你要干什么?」我完全无
法掩饰自己声音的变化,娇滴滴的怒斥在金刚的耳朵里更加催情了。
  「二弟,没想到你把自己变这么美,什么时候做的手术我们怎么不知道?」
金刚一边狞笑着一边脱光了自己的衣服,一身古铜色的肌肉在他不到一米七的身
体上,显得他尤其结实。胯下高高翘起的肉棒不常,但是缠着我的束胸布条显得
异常的粗壮。
  「你快出去!我不是自己想这样的,你出去咱们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好不好
……啊!」我正软语试图跟他好好商量讲讲道理,哪知道他脱光之后饿虎扑食一
般再次压在我的身上,几下扒光了我身上不多的衣服,伸手握住了我的肉棒搓动,
胯下缠着布条的鸡巴在我的洞口徘徊,嘴里含着我的乳头含混的说:「什么都没
发生?你觉得可能么?你跟我来一次我就帮你保守这个秘密,要不然我现在出去
告诉外面那仨人,保守秘密什么的你就别想了,皮猴那个色相,估计比我还想操
你!」
上一篇:【被招唤到RPG风的异世界,却得到了【喜欢NTR】的技能】(01-02)
下一篇:【异星配种】(特典:天上人间)

©2014 - 2015 SSC精品

www.777fo.pw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